【黑瓶】沙雕篇之行不行

巨OOC


(1)


某日、、、、、、

张起灵:

黑瞎子:

(2)

不可描述中、、、、、、


黑瞎子【痛吗?】


张起灵【不痛。】


黑瞎子【舒服吗?】


张起灵【还行。】


黑瞎子【大不大?】


张起灵【emmm、、、】


黑瞎子【爽不爽?】


张起灵【emmmmmm、、、】


黑瞎子【全部C进去好不好?】


张起灵【emmmmmmmmm、、、】



(3)


张起灵【行不行,不行换我。】我日你个仙人板板,上个床骚话这么多。


黑瞎子【emmmm、、、再说一遍。】缓慢摆着胯,卖相凶残的XING器在穴口磨蹭着。



张起灵,烦躁,【行不行,不行换我。】


两人目光交汇、、、、、、


黑瞎子,语气低沉S情,【说慢点。】



张起灵【行不行、、、、】



黑瞎子,咬牙切齿,【行!】男人就不能说不行。


随之而来的是暴风骤雨般的XING爱、、、、、、


黑瞎子【你老公行不行?】



张起灵【不过如此。】


黑瞎子【emmmmm‘、、、】



再一顿猛C、、、


黑瞎子,嘴角狰狞着邪笑,【行不行。】



张起灵,双目无神,浑身马赛克,【差、、、。】



黑瞎子,啥话也不说了提枪就上、、、


日上中天。


黑瞎子,居高临下的站在床上,性致昂扬【行不行。】



张起灵,我是谁?我在哪?我妈呢?



黑瞎子:没有人可以说我不行,记住,没有人。就算你张起灵长得帅,皮肤好,一堆痴汉喊小哥,武力值还比我高,但那又怎样。老子一看到你,就鸡儿梆硬。

(4)


大后天,周一。


吴邪【小哥!小哥!小哥!】



黑瞎子【哑巴腰酸,我给他请假了。】

吴邪:




(注:黑瞎子这样的男人会不行,嗬,一次一夜给你看)

    4 29 2018-12-18 巨OOC (1) 某日、、、、、、 张起灵: 黑瞎子: (2) 不可描述中、、、、、、 黑瞎子【痛吗?】 张起灵【不痛。】 黑瞎子【舒服吗?】 张起灵【还行。】 黑瞎子【大不大?】 张起灵【emmm、、、】 黑瞎子【爽不爽?】 张起灵【emmmmmm、、、】 黑瞎子【全部C进去好不好?】 张起灵【emmmmmmmmm、、、】 (3) 张起灵【行不行,不行换我。】我日你个仙人板板,上个床骚话这么多。 黑瞎子【emmmm、、、再说一遍。】缓慢摆着胯,卖相凶残的XING器在穴口磨蹭着。 张起灵,烦躁,【行不行,不行换我。】 两人目光交汇、、、、、、 黑瞎子,语气低沉S情,【说慢点。】 张起灵【行不行、、、、】 黑瞎子,咬牙切齿,【行!】男人就不能说不行。 随之而来的是暴风骤雨般的XING爱、、、、、、 黑瞎子【你老公行不行?】 张起灵【不过如此。】 黑瞎子【emmmmm‘、、、】 再一顿猛C、、、 黑瞎子,嘴角狰狞着邪笑,【行不行。】 张起灵,双目无神,浑身马赛克,【差、、、。】 黑瞎子,啥话也不说了提枪就上、、、 日上中天。 黑瞎子,居高临下的站在床上,性致昂扬【行不行。】 张起灵,我是谁?我在哪?我妈呢? 黑瞎子:没有人可以说我不行,记住,没有人。就算你张起灵长得帅,皮肤好,一堆痴汉喊小哥,武力值还比我高,但那又怎样。老子一看到你,就鸡儿梆硬。 (4) 大后天,周一。 吴邪【小哥!小哥!小哥!】 黑瞎子【哑巴腰酸,我给他请假了。】 吴邪: (注:黑瞎子这样的男人会不行,嗬,一次一夜给你看)

【黑瓶】仿生篇之受伤

(1)


另一个黑瞎子的故事。


(2)


黑瞎子腿断了。


在他心满意足将张起灵吃干抹净坐在床头抽烟时,好死不死张起灵那边的衣柜倒了下来,他急急忙忙伸出一条腿抵住衣柜。


那衣柜死沉死沉的,是家里的老物件。黑瞎子能听到骨头断裂时那一声响,生脆悦耳。


张起灵迷迷糊糊醒来,就看到黑瞎子撑在他上方,头上落下豆大的汗珠,偏偏这人嘴角还噙着笑。【哑巴,腿断了。】


张起灵皱着眉,火速起床。柜子很沉,他稍微抬起一点,好让黑瞎子把腿抽出来。【怎么样?】


【先给我穿条裤子吧。】


怎么不浪死你。张起灵给他套上一条沙滩裤,一件衬衫,拨打了120。


(3)


黑瞎子说的没毛病,他的腿确实是断了,不过问题不大,不用慌张。


【哑巴,你先回去睡觉呗。】折腾一天了,医院实在不是睡觉的好地方。


张起灵没搭理他,寻了个椅子,开始看天花板。


(4)


住了一个星期医院,黑瞎子觉得这样不太行。便准备出院。


这边胖子知道了,给他送了个轮椅,吴邪闻风而至,送了副拐。


【你们一个个还怪讲义气的啊。】黑瞎子坐在轮椅上,怀里抱着拐。


胖子【客气了,兄弟。】

吴邪【你这腿万一落下什么毛病,牺牲的可是小哥的幸福。】


【哑巴在你身后。】黑瞎子用下巴点了一下,示意他回头。


【你还、、、】吴邪闭上嘴,默默的走到一边。


张起灵越过俩人,【手续办好了】


未完待定

    8 2018-12-16 (1) 另一个黑瞎子的故事。 (2) 黑瞎子腿断了。 在他心满意足将张起灵吃干抹净坐在床头抽烟时,好死不死张起灵那边的衣柜倒了下来,他急急忙忙伸出一条腿抵住衣柜。 那衣柜死沉死沉的,是家里的老物件。黑瞎子能听到骨头断裂时那一声响,生脆悦耳。 张起灵迷迷糊糊醒来,就看到黑瞎子撑在他上方,头上落下豆大的汗珠,偏偏这人嘴角还噙着笑。【哑巴,腿断了。】 张起灵皱着眉,火速起床。柜子很沉,他稍微抬起一点,好让黑瞎子把腿抽出来。【怎么样?】 【先给我穿条裤子吧。】 怎么不浪死你。张起灵给他套上一条沙滩裤,一件衬衫,拨打了120。 (3) 黑瞎子说的没毛病,他的腿确实是断了,不过问题不大,不用慌张。 【哑巴,你先回去睡觉呗。】折腾一天了,医院实在不是睡觉的好地方。 张起灵没搭理他,寻了个椅子,开始看天花板。 (4) 住了一个星期医院,黑瞎子觉得这样不太行。便准备出院。 这边胖子知道了,给他送了个轮椅,吴邪闻风而至,送了副拐。 【你们一个个还怪讲义气的啊。】黑瞎子坐在轮椅上,怀里抱着拐。 胖子【客气了,兄弟。】 吴邪【你这腿万一落下什么毛病,牺牲的可是小哥的幸福。】 【哑巴在你身后。】黑瞎子用下巴点了一下,示意他回头。 【你还、、、】吴邪闭上嘴,默默的走到一边。 张起灵越过俩人,【手续办好了】 未完待定

【黑瓶】仿生篇之女装

巨OOC



女装


(1)


另一个黑瞎子的故事。


(2)


【哑巴,商量个事呗?】黑瞎子将脑袋搭在张起灵肩膀上,语气里满是快活。


张起灵微微偏过头,黑瞎子的呼吸打在他耳边,烦的要命。他斜睨了一眼,坚定的摇摇头。耳机里,吴邪和胖子正在召唤他,BOSS已经出现了。


【哑巴,你还是不是我的小哑巴了。】


黑瞎子可怜巴巴的样子好像一条狗啊。张起灵白玉一样的手指在键盘上敲的咔哒咔哒作响,他半眯着眼睛,饶有兴趣的想。


黑瞎子见张起灵一心打boss,理都不理他,恶从胆边生。不等张起灵反应过来,一口白牙就咬在了他的侧脸。黑瞎子一边咬一边含含糊糊的说,【还想不想要你这漂亮的小脸蛋了。】


张起灵无语问苍天,从他脸上淌下来的晶莹剔透的是哈喇子吗?说你是🐶你还来劲了,黑瞎子,好样的。boss完了就轮到你了。


说实话,黑瞎子并没有感受到张起灵掩藏在平面表面下的熊熊怒火。他兀自咬着那一块脸颊,快乐到不行。哑巴的皮肤怎么能这么好呢,白白嫩嫩的,还很甜。情到深处,他还忍不住舔了几口。


【黑瞎子!】张起灵放下打了一半的boss,将黑瞎子硬生生的从自己身上扯开。


快乐被剥夺了的黑瞎子蹲在张起灵裆下,他长得好看,做变态的事也是很理直气壮。


张起灵:【想蹲号子?】


【瞧您这话说的,老伤我心了。】黑瞎子眨巴眨巴眼睛,从裆下抬头看着张起灵。还别说,他这样真他娘的欠揍。


为了铁三角的荣耀!


张起灵带着椅子往后挪了几步,用小腿虚踢了一下黑瞎子,示意他哪凉快哪呆着去。


黑瞎子嗷呜一声,从地上蹿起来,张开双臂扑到张起灵身上,张起灵手里还拿着鼠标,就这样猝不及防被黑瞎子带倒。


黑瞎子将他按在怀里,在地毯上滚了一圈。【理一下我嘛。】


你还记得你今年是十八吗?张起灵额上青筋跳动。黑瞎子第一次用这一招还是幼稚园和他搭讪的时候,张起灵确实很吃这一套。但关键是那时候黑瞎子还是个小团子啊,又纯情又可爱。


【黑瞎子。】你今天不说出个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百八十条理由,我就打断你下半身的幸福。


黑瞎子躺在地板上,将趴在自己怀里的人扶正了,他五官英俊,颊边两个小酒窝,不说话时也是正经人。


【马上校庆,我给报名了,我们两,南瞎北哑组合,你,女装舞剑。怎么样,是不是很激动,还有些迫不及待。】黑瞎子他荡漾了,不仅荡漾了,他还硬了。真是作孽。


配着黑瞎子荡漾的声音,耳机里吴邪正声嘶力竭,【小哥~你去哪里了~~我要死了~~~我死了~~~~】真是闻者伤心,见着落泪。


张起灵余光看了一下屏幕,很好,吴邪跪了,胖子紧随其后,原本只剩那么一丝丝血条的boss瞬间满血复活。隔着几个单元楼,胖子,这个铁血铮铮的汉子无助的落下泪来。铁三角,怎么会输呢?


张起灵深吸了一口气,他冷酷又邪恶,邪恶且狰狞,【想怎么死。】


切换到黑瞎子视角,张起灵是这样的。他端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凑近黑瞎子,眼里闪动着星光,更妙的是他脸上还有个牙印子,泛着水红。他亲启薄唇,声音似春水破冰:你想怎么死。


一阵电流从头到脚,黑瞎子觉得张起灵再来几句,他就能当场给他表演一个秒射。【哑巴身下死,做鬼也快活。】


说完他将人压在身下,紧贴着摆起了跨,那公狗腰,那硬如钢铁的马赛克,那撩人的喘息声,张起灵不带一丝犹豫的就脱了他的裤子,然后跑路了。


是的,张起灵跑路了,但他没有跑远。很快,他拿着一捆软绳回来了。黑瞎子裸着下半身,大剌剌的坐在椅子上,对着门口上下不可描述。


张起灵有一瞬间的迷茫,他是找了个男朋友,还是找了个变态男朋友。


【哑巴,想喝奶。】黑瞎子两手搭在椅子扶手上,叉开双腿,脸上笑出两个小酒窝。他歪着头,邪狞又温柔的补了一句【特别想!】


张起灵看着这个浑身上下都写满情S二字的男人,想到那些年不可描述的痛。拿起绳子就是绑,五花大绑,不仅要绑的结实,还要美观大方,赏心悦目。


【喝-你-个-头。】他一字一顿的说,这声音虽听似平静无波,实则饱含着血与泪。


黑瞎子被绑了也不着急,张扬着一张笑脸,认真的说,【还是你的比较好喝。】不仅好喝,而且还好看,粉粉的,又软又甜。但这话不能说,你当张起灵不要面子啊。这事暴露出去,你让隔壁胖子怎么看他,再隔壁吴邪怎么看他,真隔壁哈士奇怎么看他。


【老实呆着。】张起灵兜头给他罩了床被子,眼不见心不烦。


【一起参加校庆呗?】黑瞎子的声音从羽绒被底下传出来,有些失真。


【烦。】张起灵钻进被子里。


此时正是夏天,屋子里开足了冷气。钻进被子的那瞬间,张起灵又有些恍惚。透过昏暗的光,他看见黑瞎子古铜色的肌肤上水光泛滥。


他的眼睛黑亮,眼尾狭长,睫毛微颤似蝴蝶扇翅,透明的汗珠从他的光洁的额头一路划过高挺的鼻梁,悬在鼻尖上。张起灵吻去那一滴汗水,一路向下,亲吻过黑瞎子的薄而潋滟的唇。


黑瞎子仰着头,献祭一般扬起头颅,露出脖颈。张起灵含住他滚动的喉结,轻咬舔舐。脸上被黑瞎子咬的那一块皮肤火热发烫,像是有热血涌出来。


【穿不穿女装,嗯?】黑瞎子低头,耳鬓厮磨。


【嗯。】


(3)


没有一个张起灵可以逃出名为黑瞎子的大坑,记住,没有一个。


因为和黑瞎子渡过了不可描述的一天,第二天上课时,他不得不在将近三十度的高温下,全副武装,戴着口罩去上课。


你说黑瞎子不是狗变得张起灵都不信。


【4】


关于女装,张起灵其实没什么看法。毕竟,他不是第一次了。


作为一个幼稚园扮演过小公主,小学扮演过小花精,初中扮演过朱丽叶的人来说,大学穿个女装,舞一下剑简直毫无压力。


而且黑瞎子今年已经大四,权当是让他开心一下了。张起灵想。


黑瞎子准备的一整套汉服,广袖长裙,丝绸制品,稍不留神就有报废的风险,价格也是看的人心肌梗塞。


张起灵展开来看,深深浅浅的蓝色上绣着展翅欲飞的白鹤和祥云。【会不会小了?】


黑瞎子双手比划了一下他的腰肢,【刚刚好。】


到了校庆那一天,黑瞎子穿着同系列定制的黑色汉服,将头发梳成大人模样。他还没有看过张起灵穿那套衣服,不过,惊喜总是要等到最后的。


南瞎北哑组合的节目比较靠后,看着也不怎么显眼。吴邪和胖子坐下台下,嘀咕着小哥怎么还没来。


大约过了一个钟头这个样子,他们心心念念的小哥终于惊艳登场了。


不是说张起灵长得女气,只能说长得好看的人,披麻袋都是好看的,何况这个麻袋它还不是一个普通的麻袋。


黑瞎子戴着墨镜率先登场,他伴随着柔和的灯光,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下,缓缓从身后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拿出一把二胡,咿咿呀呀的拉了起来。


还不是/二泉映月/?


底下的人都被这一记九曲十八弯拳打懵圈了,互相左顾右盼,他们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两个字,真硬核。


黑瞎子二胡显然是练过的,他拉了几个音,张起灵穿着繁复华丽的女装从幕布后持剑一个旋身出来了,漂亮到不行。


他带了假发,扎起高马尾,扣了银冠。(⊙o⊙)他还化了妆,淡色的唇染上一点薄红,眼尾也带着红。黑瞎子蠢蠢欲动,腹中饥饿难耐。


【那不是小哥吧?】吴邪说。

【是吧!】胖子说。

【我ijxwnjicb,那个大美人是谁,我要死了。】围观的群众说。

【回家要做不可描述之事。】黑瞎子说。

【游戏有新活动,氪金,👌。】张起灵说。


【黑眼镜他怕不是个变态吧。】吴邪盯着台上的张起灵,充分展示了一个直男对美的追求。

【说实话,好看不。】胖子看了一眼老那边隔壁的云彩,内心默默道歉,比不过,比不过。

【他娘的审美还怪好的。】吴邪。

【小哥长得好。】胖子称赞道。

【感觉哪里怪怪的。】吴邪。

【可能是黑瞎子二胡拉的不够响亮吧。】胖子。


舞台上,张起灵和着黑瞎子的二胡凄凉悲壮的音乐,一把长剑舞的艳光四射。台下角落里的灯光师为了表明自己不是看脸的,硬是挪了一束斜光给黑瞎子。


【想要请她吃饭。】身高一米七的灯光师发出单身狗的声音。


节目表演完了,台下掌声雷动,有男生拼命吹口哨,高喊女神,留个联系方式。


张起灵握着剑,黑瞎子握着张起灵和二胡,人生赢家。


(5)


黑瞎子牵着张起灵,迎着闪烁星星和冷白的月光,一路狂奔。周围来往的人群纷纷驻足凝视着他们。

张起灵提起裙角,宽大的袍子扬起来,像一面飘扬的旗帜。他脸色微红,眼里含着秋天寒烟缥缈的湖泊。


黑瞎子回过头,神仪明秀,朗目疏眉,遥遥若高山之独立,巍峨若玉山之将倾。他亲启薄唇,深情又残忍。


【回去C哭你哟!】


(6)


草在结它的种子


风在摇它的叶子


我们站着,不说话


就十分美好


(注:(6)节选自顾城诗选)












    24 2018-12-16 巨OOC 女装 (1) 另一个黑瞎子的故事。 (2) 【哑巴,商量个事呗?】黑瞎子将脑袋搭在张起灵肩膀上,语气里满是快活。 张起灵微微偏过头,黑瞎子的呼吸打在他耳边,烦的要命。他斜睨了一眼,坚定的摇摇头。耳机里,吴邪和胖子正在召唤他,BOSS已经出现了。 【哑巴,你还是不是我的小哑巴了。】 黑瞎子可怜巴巴的样子好像一条狗啊。张起灵白玉一样的手指在键盘上敲的咔哒咔哒作响,他半眯着眼睛,饶有兴趣的想。 黑瞎子见张起灵一心打boss,理都不理他,恶从胆边生。不等张起灵反应过来,一口白牙就咬在了他的侧脸。黑瞎子一边咬一边含含糊糊的说,【还想不想要你这漂亮的小脸蛋了。】 张起灵无语问苍天,从他脸上淌下来的晶莹剔透的是哈喇子吗?说你是🐶你还来劲了,黑瞎子,好样的。boss完了就轮到你了。 说实话,黑瞎子并没有感受到张起灵掩藏在平面表面下的熊熊怒火。他兀自咬着那一块脸颊,快乐到不行。哑巴的皮肤怎么能这么好呢,白白嫩嫩的,还很甜。情到深处,他还忍不住舔了几口。 【黑瞎子!】张起灵放下打了一半的boss,将黑瞎子硬生生的从自己身上扯开。 快乐被剥夺了的黑瞎子蹲在张起灵裆下,他长得好看,做变态的事也是很理直气壮。 张起灵:【想蹲号子?】 【瞧您这话说的,老伤我心了。】黑瞎子眨巴眨巴眼睛,从裆下抬头看着张起灵。还别说,他这样真他娘的欠揍。 为了铁三角的荣耀! 张起灵带着椅子往后挪了几步,用小腿虚踢了一下黑瞎子,示意他哪凉快哪呆着去。 黑瞎子嗷呜一声,从地上蹿起来,张开双臂扑到张起灵身上,张起灵手里还拿着鼠标,就这样猝不及防被黑瞎子带倒。 黑瞎子将他按在怀里,在地毯上滚了一圈。【理一下我嘛。】 你还记得你今年是十八吗?张起灵额上青筋跳动。黑瞎子第一次用这一招还是幼稚园和他搭讪的时候,张起灵确实很吃这一套。但关键是那时候黑瞎子还是个小团子啊,又纯情又可爱。 【黑瞎子。】你今天不说出个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百八十条理由,我就打断你下半身的幸福。 黑瞎子躺在地板上,将趴在自己怀里的人扶正了,他五官英俊,颊边两个小酒窝,不说话时也是正经人。 【马上校庆,我给报名了,我们两,南瞎北哑组合,你,女装舞剑。怎么样,是不是很激动,还有些迫不及待。】黑瞎子他荡漾了,不仅荡漾了,他还硬了。真是作孽。 配着黑瞎子荡漾的声音,耳机里吴邪正声嘶力竭,【小哥~你去哪里了~~我要死了~~~我死了~~~~】真是闻者伤心,见着落泪。 张起灵余光看了一下屏幕,很好,吴邪跪了,胖子紧随其后,原本只剩那么一丝丝血条的boss瞬间满血复活。隔着几个单元楼,胖子,这个铁血铮铮的汉子无助的落下泪来。铁三角,怎么会输呢? 张起灵深吸了一口气,他冷酷又邪恶,邪恶且狰狞,【想怎么死。】 切换到黑瞎子视角,张起灵是这样的。他端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凑近黑瞎子,眼里闪动着星光,更妙的是他脸上还有个牙印子,泛着水红。他亲启薄唇,声音似春水破冰:你想怎么死。 一阵电流从头到脚,黑瞎子觉得张起灵再来几句,他就能当场给他表演一个秒射。【哑巴身下死,做鬼也快活。】 说完他将人压在身下,紧贴着摆起了跨,那公狗腰,那硬如钢铁的马赛克,那撩人的喘息声,张起灵不带一丝犹豫的就脱了他的裤子,然后跑路了。 是的,张起灵跑路了,但他没有跑远。很快,他拿着一捆软绳回来了。黑瞎子裸着下半身,大剌剌的坐在椅子上,对着门口上下不可描述。 张起灵有一瞬间的迷茫,他是找了个男朋友,还是找了个变态男朋友。 【哑巴,想喝奶。】黑瞎子两手搭在椅子扶手上,叉开双腿,脸上笑出两个小酒窝。他歪着头,邪狞又温柔的补了一句【特别想!】 张起灵看着这个浑身上下都写满情S二字的男人,想到那些年不可描述的痛。拿起绳子就是绑,五花大绑,不仅要绑的结实,还要美观大方,赏心悦目。 【喝-你-个-头。】他一字一顿的说,这声音虽听似平静无波,实则饱含着血与泪。 黑瞎子被绑了也不着急,张扬着一张笑脸,认真的说,【还是你的比较好喝。】不仅好喝,而且还好看,粉粉的,又软又甜。但这话不能说,你当张起灵不要面子啊。这事暴露出去,你让隔壁胖子怎么看他,再隔壁吴邪怎么看他,真隔壁哈士奇怎么看他。 【老实呆着。】张起灵兜头给他罩了床被子,眼不见心不烦。 【一起参加校庆呗?】黑瞎子的声音从羽绒被底下传出来,有些失真。 【烦。】张起灵钻进被子里。 此时正是夏天,屋子里开足了冷气。钻进被子的那瞬间,张起灵又有些恍惚。透过昏暗的光,他看见黑瞎子古铜色的肌肤上水光泛滥。 他的眼睛黑亮,眼尾狭长,睫毛微颤似蝴蝶扇翅,透明的汗珠从他的光洁的额头一路划过高挺的鼻梁,悬在鼻尖上。张起灵吻去那一滴汗水,一路向下,亲吻过黑瞎子的薄而潋滟的唇。 黑瞎子仰着头,献祭一般扬起头颅,露出脖颈。张起灵含住他滚动的喉结,轻咬舔舐。脸上被黑瞎子咬的那一块皮肤火热发烫,像是有热血涌出来。 【穿不穿女装,嗯?】黑瞎子低头,耳鬓厮磨。 【嗯。】 (3) 没有一个张起灵可以逃出名为黑瞎子的大坑,记住,没有一个。 因为和黑瞎子渡过了不可描述的一天,第二天上课时,他不得不在将近三十度的高温下,全副武装,戴着口罩去上课。 你说黑瞎子不是狗变得张起灵都不信。 【4】 关于女装,张起灵其实没什么看法。毕竟,他不是第一次了。 作为一个幼稚园扮演过小公主,小学扮演过小花精,初中扮演过朱丽叶的人来说,大学穿个女装,舞一下剑简直毫无压力。 而且黑瞎子今年已经大四,权当是让他开心一下了。张起灵想。 黑瞎子准备的一整套汉服,广袖长裙,丝绸制品,稍不留神就有报废的风险,价格也是看的人心肌梗塞。 张起灵展开来看,深深浅浅的蓝色上绣着展翅欲飞的白鹤和祥云。【会不会小了?】 黑瞎子双手比划了一下他的腰肢,【刚刚好。】 到了校庆那一天,黑瞎子穿着同系列定制的黑色汉服,将头发梳成大人模样。他还没有看过张起灵穿那套衣服,不过,惊喜总是要等到最后的。 南瞎北哑组合的节目比较靠后,看着也不怎么显眼。吴邪和胖子坐下台下,嘀咕着小哥怎么还没来。 大约过了一个钟头这个样子,他们心心念念的小哥终于惊艳登场了。 不是说张起灵长得女气,只能说长得好看的人,披麻袋都是好看的,何况这个麻袋它还不是一个普通的麻袋。 黑瞎子戴着墨镜率先登场,他伴随着柔和的灯光,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下,缓缓从身后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拿出一把二胡,咿咿呀呀的拉了起来。 还不是/二泉映月/? 底下的人都被这一记九曲十八弯拳打懵圈了,互相左顾右盼,他们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两个字,真硬核。 黑瞎子二胡显然是练过的,他拉了几个音,张起灵穿着繁复华丽的女装从幕布后持剑一个旋身出来了,漂亮到不行。 他带了假发,扎起高马尾,扣了银冠。(⊙o⊙)他还化了妆,淡色的唇染上一点薄红,眼尾也带着红。黑瞎子蠢蠢欲动,腹中饥饿难耐。 【那不是小哥吧?】吴邪说。 【是吧!】胖子说。 【我ijxwnjicb,那个大美人是谁,我要死了。】围观的群众说。 【回家要做不可描述之事。】黑瞎子说。 【游戏有新活动,氪金,👌。】张起灵说。 【黑眼镜他怕不是个变态吧。】吴邪盯着台上的张起灵,充分展示了一个直男对美的追求。 【说实话,好看不。】胖子看了一眼老那边隔壁的云彩,内心默默道歉,比不过,比不过。 【他娘的审美还怪好的。】吴邪。 【小哥长得好。】胖子称赞道。 【感觉哪里怪怪的。】吴邪。 【可能是黑瞎子二胡拉的不够响亮吧。】胖子。 舞台上,张起灵和着黑瞎子的二胡凄凉悲壮的音乐,一把长剑舞的艳光四射。台下角落里的灯光师为了表明自己不是看脸的,硬是挪了一束斜光给黑瞎子。 【想要请她吃饭。】身高一米七的灯光师发出单身狗的声音。 节目表演完了,台下掌声雷动,有男生拼命吹口哨,高喊女神,留个联系方式。 张起灵握着剑,黑瞎子握着张起灵和二胡,人生赢家。 (5) 黑瞎子牵着张起灵,迎着闪烁星星和冷白的月光,一路狂奔。周围来往的人群纷纷驻足凝视着他们。 张起灵提起裙角,宽大的袍子扬起来,像一面飘扬的旗帜。他脸色微红,眼里含着秋天寒烟缥缈的湖泊。 黑瞎子回过头,神仪明秀,朗目疏眉,遥遥若高山之独立,巍峨若玉山之将倾。他亲启薄唇,深情又残忍。 【回去C哭你哟!】 (6) 草在结它的种子 风在摇它的叶子 我们站着,不说话 就十分美好 (注:(6)节选自顾城诗选)

[黑瓶]仿生篇之情书

巨OOC


情书


至亲爱的哑:


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,不知道我还是不是你最爱的瞎?我想一定是的,毕竟你现在很难找到像我这么一心一意为张起灵服务的好对象了。


我很爱你,是的。我有没有告诉过你,我很爱你,超过爱我自己。我愿意为你付出我有限的时间和生命,用我的全部去深深的爱着你。


我要让你的每一天都活在爱里。


很浪漫是不是?还有更浪漫的。当然,首先确认一点,我现在一定在你身边吧。


我准备了求婚戒指,这么说吧,我想做你一个人的黑瞎子,想很久了。希望这该死的快递早点送到,这样我就可以早点光明正大的秀恩爱了。


我猜想,我现在应该拿着小盒子精神抖擞,然后你伸出又白又嫩的无名指,想舔。


是不是青春期就这么多破事啊,一天到晚满脑子黄色思想。我看你就没有,真可惜,毕竟我的肉体早已为你准备好了。


接下来你要注意了,我应该会把你扑倒在床上,扒掉你的衣服,狠狠的C你,C哭你。我可喜欢C哭你了,又美又浪。


爱我,你怕了吗T~T。


哎,不写了,你应该忙着正事没时间看了。我也好忙的,一想到你就硬了,左手解决一下先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想C哭你的黑瞎子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XXXX年XX月XX日


【黑瓶】仿生篇

 重度OOC


(1)      


 张起灵和黑瞎子走在一起,没有人会认为黑瞎子才是仿生人。作为一个仿生人来说,他实在太过活泼好动了,张起灵作为主人又太过冷静。


(2)


他开机的那一刻,就看到张起灵面无表情的脸,淡色的唇开合。


【黑瞎子。】


他这么叫着,程序启动,黑瞎子于是就成了黑瞎子。


(3)


张起灵不喜欢出门,他有大把大把的钱,足够他挥霍好几代。可他只是窝在四合院里,大门不出,二门不迈。


张起灵的朋友,一个秃子,一个胖子,偶尔会来看他。秃子劝他多出去走走,说话一套一套的,胖子接着他的话,两个人老妈子一样。他们不喜欢他这样,因为人活着,意义就在于你融进这万千世界,与之产生联系。只有这样,才会有人记得你,为你开心而开心,为你的难过而难过。


黑瞎子才不管这些,张起灵给他设定的秩序就是毫无秩序,他可以凭自己的判断做任何他想做的事,而他总是会选择张起灵的选择。


所以在秃子和胖子走后,他抱住张起灵,说【我喜欢你这样。】一直陪着我,感觉很好。


张起灵冰冷的手在他后颈处抚摸着,谓叹道,【瞎子!】


胖子说张起灵一直停在过去,黑瞎子不懂。但他知道,张起灵看着他,眼神里出现的而却不是他。张起灵在怀念另一个黑瞎子。


是的,另一个黑瞎子,他只是一个替代品。他的一举一动,都在模仿那个已经不在的黑瞎子。


仿生人从不拥有,因此他们从不在意失去。


(4)


今年是黑瞎子陪伴张起灵的第三个年头,他很想亲亲张起灵,他可以这么做,可他不能这么做。他想,他爱上张起灵了,不然,是什么使他体内数据紊乱。


一个仿生人爱上人类,严格来说,这算是一个恐怖故事了。黑瞎子不打算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,他在克制。


春天走了,院子里的葡萄架上攒满了新绿,阳光透过葡萄叶散落下来,稀薄中带着一丝荒凉。此时天气还很舒服,温暖又不至于燥热。


从春天开始,张起灵就一直在感冒,他不咳嗽,也不流鼻涕,只是发烧。他皮肤苍白,嘴唇干裂脱皮,整个人瘦了一圈。他固执地不肯吃药,说那些药总让他做梦。他也不肯喝水,没有理由,任性的要命。


黑瞎子可不能看着他因为缺水而死掉,便用棉签蘸着,濡湿那干涸的唇瓣。到了晚上,张起灵陷入梦境时,黑瞎子还会想办法让他再喝下一些水。


这场病漫长而痛苦,幸好春天走了,病也好了。


黑瞎子在葡萄架下摆了躺椅,每天吃完早饭,太阳出来,他就催促张起灵去晒一下太阳。角落里雪白的槐花一串串的,盛满了甜香。


【瞎。】张起灵叫他。


【怎么了?】黑瞎子问。


【胖子病了。】张起灵不喜欢说话,他总是出神的看着什么,目光涣散。


【一起去。】


张起灵摇摇头,起身出门。他穿着蓝色的帽衫,黑色的裤子。黑瞎子看着他的背影,觉得他像一个十八岁的少年,可能这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。


(5)


胖子朋友病了,张起灵便经常去探望他。黑瞎子一个人留在四合院里,无聊的要命。


最近,他总在试图停止模仿另一个黑瞎子。可实际上,他并不知道真实的黑瞎子究竟是怎么样的,他对于黑瞎子的一切,都是程序中已知的,那或许并不完全是真实的。


试图停止模仿一个自己从没见过的人,仿生人就是这样,可笑的要命。


张起灵或许已经察觉到了,他那么聪明。


说不定他已经不想再看自己这种拙劣的表演才总是去看胖子朋友。


说实话,胖子朋友快点好吧。


(6)


胖子朋友来吃葡萄了。


黑瞎子蹲在葡萄架下挑选葡萄准备酿葡萄酒,这很麻烦。主要是胖子朋友一直看着他,他叫【黑眼镜】然后指了指他手上一串葡萄。


胖子朋友看着黑瞎子,黑瞎子看着张起灵,张起灵用眼神告诉黑瞎子,不要搭理他,然后示意黑瞎子把葡萄给他。黑瞎子连忙将葡萄洗净装盘送过去。


【要不要剥皮。】黑瞎子猜想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很谄媚,不然为何胖子朋友一脸见鬼的样子。我也没办法呀,单恋一个人类就是这么卑微的事。黑瞎子想。


(7)


十一月天天都是好日子,原因在于张起灵的生日在十一月。黑瞎子原本是不知道张起灵生日的,直到十一月寄到的一份时空快递。


那天,张起灵和他的朋友们出去吃饭。黑瞎子留守四合院。穿着统一服装的快递员敲门。【邮政快递】


见鬼,怎么现在还有邮政快递。黑瞎子将门打开一条缝伸手取走快递。


快递包裹的很严实,寄件人黑瞎子,收件人张起灵。黑瞎子毫无道德压力暴力拆箱。


箱子里东西很多,零零碎碎的,黑瞎子一股脑都倒在床上,最大的一样东西是一本相册。


打开第一页,是少年张起灵趴在少年黑瞎子背上,照片里阳光明媚,风景正好。


【献给我的张起灵——黑瞎子】


黑瞎子合上相册,缄默不语。


仿生人也会难过吗?


(8)


张起灵回来的时候,黑瞎子正捧着箱子,坐在门口等他。


【瞎子。】夕阳打在黑瞎子身上,留下一道长长的影子。

黑瞎子跳起来,几步走到他身边,将盒子递给他。


张起灵抱着盒子,走进屋内。黑瞎子还维持着将盒子递给他的姿势,傻傻的,好像断了电。


他是当年的最新款,可以转化太阳能。可能是什么时候不小心中了病毒吧!黑瞎子想。


他垂下头,双手也垂了下去。没有了能量的支持,他身上仿生人的特征开始出现,雪白的头发和肌肤,银色的代码在他失去高光的双眼里奔腾不息。


(注:胖子和秃子没有任何抹黑的意思,很喜欢吴克啊)





    2 10 2018-12-15 重度OOC (1) 张起灵和黑瞎子走在一起,没有人会认为黑瞎子才是仿生人。作为一个仿生人来说,他实在太过活泼好动了,张起灵作为主人又太过冷静。 (2) 他开机的那一刻,就看到张起灵面无表情的脸,淡色的唇开合。 【黑瞎子。】 他这么叫着,程序启动,黑瞎子于是就成了黑瞎子。 (3) 张起灵不喜欢出门,他有大把大把的钱,足够他挥霍好几代。可他只是窝在四合院里,大门不出,二门不迈。 张起灵的朋友,一个秃子,一个胖子,偶尔会来看他。秃子劝他多出去走走,说话一套一套的,胖子接着他的话,两个人老妈子一样。他们不喜欢他这样,因为人活着,意义就在于你融进这万千世界,与之产生联系。只有这样,才会有人记得你,为你开心而开心,为你的难过而难过。 黑瞎子才不管这些,张起灵给他设定的秩序就是毫无秩序,他可以凭自己的判断做任何他想做的事,而他总是会选择张起灵的选择。 所以在秃子和胖子走后,他抱住张起灵,说【我喜欢你这样。】一直陪着我,感觉很好。 张起灵冰冷的手在他后颈处抚摸着,谓叹道,【瞎子!】 胖子说张起灵一直停在过去,黑瞎子不懂。但他知道,张起灵看着他,眼神里出现的而却不是他。张起灵在怀念另一个黑瞎子。 是的,另一个黑瞎子,他只是一个替代品。他的一举一动,都在模仿那个已经不在的黑瞎子。 仿生人从不拥有,因此他们从不在意失去。 (4) 今年是黑瞎子陪伴张起灵的第三个年头,他很想亲亲张起灵,他可以这么做,可他不能这么做。他想,他爱上张起灵了,不然,是什么使他体内数据紊乱。 一个仿生人爱上人类,严格来说,这算是一个恐怖故事了。黑瞎子不打算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,他在克制。 春天走了,院子里的葡萄架上攒满了新绿,阳光透过葡萄叶散落下来,稀薄中带着一丝荒凉。此时天气还很舒服,温暖又不至于燥热。 从春天开始,张起灵就一直在感冒,他不咳嗽,也不流鼻涕,只是发烧。他皮肤苍白,嘴唇干裂脱皮,整个人瘦了一圈。他固执地不肯吃药,说那些药总让他做梦。他也不肯喝水,没有理由,任性的要命。 黑瞎子可不能看着他因为缺水而死掉,便用棉签蘸着,濡湿那干涸的唇瓣。到了晚上,张起灵陷入梦境时,黑瞎子还会想办法让他再喝下一些水。 这场病漫长而痛苦,幸好春天走了,病也好了。 黑瞎子在葡萄架下摆了躺椅,每天吃完早饭,太阳出来,他就催促张起灵去晒一下太阳。角落里雪白的槐花一串串的,盛满了甜香。 【瞎。】张起灵叫他。 【怎么了?】黑瞎子问。 【胖子病了。】张起灵不喜欢说话,他总是出神的看着什么,目光涣散。 【一起去。】 张起灵摇摇头,起身出门。他穿着蓝色的帽衫,黑色的裤子。黑瞎子看着他的背影,觉得他像一个十八岁的少年,可能这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。 (5) 胖子朋友病了,张起灵便经常去探望他。黑瞎子一个人留在四合院里,无聊的要命。 最近,他总在试图停止模仿另一个黑瞎子。可实际上,他并不知道真实的黑瞎子究竟是怎么样的,他对于黑瞎子的一切,都是程序中已知的,那或许并不完全是真实的。 试图停止模仿一个自己从没见过的人,仿生人就是这样,可笑的要命。 张起灵或许已经察觉到了,他那么聪明。 说不定他已经不想再看自己这种拙劣的表演才总是去看胖子朋友。 说实话,胖子朋友快点好吧。 (6) 胖子朋友来吃葡萄了。 黑瞎子蹲在葡萄架下挑选葡萄准备酿葡萄酒,这很麻烦。主要是胖子朋友一直看着他,他叫【黑眼镜】然后指了指他手上一串葡萄。 胖子朋友看着黑瞎子,黑瞎子看着张起灵,张起灵用眼神告诉黑瞎子,不要搭理他,然后示意黑瞎子把葡萄给他。黑瞎子连忙将葡萄洗净装盘送过去。 【要不要剥皮。】黑瞎子猜想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很谄媚,不然为何胖子朋友一脸见鬼的样子。我也没办法呀,单恋一个人类就是这么卑微的事。黑瞎子想。 (7) 十一月天天都是好日子,原因在于张起灵的生日在十一月。黑瞎子原本是不知道张起灵生日的,直到十一月寄到的一份时空快递。 那天,张起灵和他的朋友们出去吃饭。黑瞎子留守四合院。穿着统一服装的快递员敲门。【邮政快递】 见鬼,怎么现在还有邮政快递。黑瞎子将门打开一条缝伸手取走快递。 快递包裹的很严实,寄件人黑瞎子,收件人张起灵。黑瞎子毫无道德压力暴力拆箱。 箱子里东西很多,零零碎碎的,黑瞎子一股脑都倒在床上,最大的一样东西是一本相册。 打开第一页,是少年张起灵趴在少年黑瞎子背上,照片里阳光明媚,风景正好。 【献给我的张起灵——黑瞎子】 黑瞎子合上相册,缄默不语。 仿生人也会难过吗? (8) 张起灵回来的时候,黑瞎子正捧着箱子,坐在门口等他。 【瞎子。】夕阳打在黑瞎子身上,留下一道长长的影子。 黑瞎子跳起来,几步走到他身边,将盒子递给他。 张起灵抱着盒子,走进屋内。黑瞎子还维持着将盒子递给他的姿势,傻傻的,好像断了电。 他是当年的最新款,可以转化太阳能。可能是什么时候不小心中了病毒吧!黑瞎子想。 他垂下头,双手也垂了下去。没有了能量的支持,他身上仿生人的特征开始出现,雪白的头发和肌肤,银色的代码在他失去高光的双眼里奔腾不息。 (注:胖子和秃子没有任何抹黑的意思,很喜欢吴克啊)
© 鲸落/Powered by LOFTER